非妄想

第三章 扶桑与稷下

冷风飕飕,血族在蓝色的风暴中瑟瑟发抖,等待着被蓝发的剑客如同收割稻草一般杀死。橘右京踏着缓慢的步伐,一步一步的逼近,手中的刀不停地挥动,血族被一片一片的杀死,大地的深处已经被血浸透。
橘右京自离开神殿,便来到扶桑,开始清洗血族。而不知火舞则同样离开神殿,前往扶桑各大家族,进行协商。


“您的意思是说,我们来帮助你们攻打血族,而你们会给予我们扶桑北部的管理权?”扶桑北方上衫家族的族长问向不知火舞,“不知火家族的名誉我们是信得过的,但......”“上衫大人,舞在此不是以不知火家族中人来进行协商,而是以神殿护法的身份。”
“这......”上衫族长动摇了。他很清楚违背神明大人旨意的下场,就会和武田家一样被灭族吧。但是,他又并不想屈于他人之下,一时之间,无法判断。“上衫大人,请尽快。”不知火舞娇媚的声音在这一刻于上衫族长的耳中无异于催命咒。“好吧,但我想要获得武田家一半的土地。”
“没问题,那么就请上衫大人尽快出兵吧。”不知火舞的笑容展现在她的脸上。


稷下 庄周坐在他的鲲上,难得的没有睡觉,他的眼神少了几分迷茫,却多了几分睿智。“呐,鲲,你说我该怎么做呢?”庄周迷迷糊糊的说出这样的话。“你想怎么样呢?”鲲突然说出了话,“神明大人可不是那么好对抗的。我可是当时的幸存者啊。”“唉。”“子休。”一个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。“啊,越人。来啦。”庄周抬起头来看向身后的男子,扁鹊,一位怪医。“夫子和墨子准备走了。”扁鹊淡漠地说道,“夫子准备往北,而墨子准备南下。”“哎,他们终于走了呀。”庄周长叹道。扁鹊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庄周。“不管你准备如何,我会一直待在你旁边。”扁鹊突然说出这句话。“越人,以后要靠你照顾我了呢。”庄周笑着,看向天空,眼神中透露着坚定。


评论(2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