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尾酒君

主aph、d5
可以叫酒君或者酒鬼啊什么的
嘛,叫我先生或者教书也可以哦。

【aph】好茶组 鸦/片 、香/港、茶叶、战/争(3)

·国设
·史向
·私设众多
·ooc预警


1916.2.21 凡尔登战役爆发,后世称“凡尔登绞肉机”。

弗朗西斯的蓝色军服已经破烂不堪,身体上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。他端着勒贝尔步枪,隐藏在战壕里。这场战争已经打了两个月了,他们的援军马上就要到默兹河,马上就能投入战场了。
“贺瑞斯呢?”他对身旁的人大声叫道。
“他在东边!” “让他到我这里来!”
炮火的轰鸣声淹没了回复声,机枪继续着他们的咆哮,没有人能够冲过这道防线。

王嘉龙不知道是怎么度过这样的日子的,但他的李·恩菲尔德已经换成了勒贝尔。他们这两个月里都龟缩在战壕里,只要他们抬起头,就会被德/国人的毛瑟给解决。
王嘉龙中了好几枪,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伤疤,他终究只是一个地区,没有国/家的变态恢复力。
对于国/家来说,即便被炸的粉碎,也会重新生长,对于他们这些从火与剑中走过来的“人”来说,不过是家常便饭。
己方的火炮也在拼命向对方倾泻火力,仿佛之后就没有机会了。而事实的确如此。
接到弗朗西斯的命令之后,他立刻往那边赶去。而他来的正是时候,德/国人又组织起了一次进攻,他们的炮火炸烂了一部分的防线,而他们像虫群一般,端着步枪冲进了战壕。
法/国人被迫与他们拼刺刀,弗朗西斯抄起身旁的一把军官刀,砍向敌人的喉咙,迅速收刀,挡住另一人的刺刀,一步向前跨,刀柄打在那人脸上刀锋随势,收命。
“规则还是要遵守的,弗朗西斯。”低沉的嗓音在这一瞬间无比清晰。
“你来得太早了,路德维西。”弗朗西斯轻蔑地看着他,拿起刀指着他。
战场上的炽烈气氛随着一阵阵热风而逐渐飘扬,但是两人之间,却弥漫着死寂和沉默。
弗朗西斯没有时间去拿别在腰间的手枪,而路德维西正拿着枪指着他的头。当弗朗西斯在思考怎么破局的时候,一声枪响。
路德维西的腹部中枪,诧异的看了一眼开枪的王嘉龙,不多纠缠,转身离开。
“无意义的决斗。”留下了这一句话的路德维西,向后开了一枪。

一支整齐的军队出现在弗朗西斯和贺瑞斯眼前,有他的军队,有亚瑟的士兵。士兵们冲入战壕,重新夺回阵地。
亚瑟把右手伸给弗朗,弗朗一把拉住站起身子。弗朗看了王嘉龙一眼,又转头对亚瑟说:“他强行停止了意识体的决斗。”
亚瑟睁大眼睛,震惊的看这王嘉龙,“这怎么可能,能做到的只能是我们的子民而不是意识体。在你这里只有......”亚瑟意识到什么,停了下来。
弗朗接过亚瑟的话头,“嗯,贞德,而已。”
亚瑟瞥了弗朗一眼,只听他说,“现在不是谈她的时候。准确的说,不是停止,而是暂停。”
亚瑟明白他的意思,“也就是说决斗推迟了吗?那也真是......”
王嘉龙看着这两个世界强国,不知他们在讲什么。亚瑟适时地为他解释:“你以前跟着王耀,应该看到过他战斗的时候吧,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要意识体之间决斗,因为意识体决斗的输赢,能够影响这一场战役,甚至战争的输赢。”
王嘉龙这才想起,大哥似乎一直在与一个和大哥本身很像的人战斗,每逢改朝换代,且是最后两个势力的决战之时,那个人就会出现。
而大哥一直在对他说一句话。

“你赢了,就是我赢了。我赢了,也还是我赢。”


【aph】好茶组 鸦/片 、香/港、茶叶( 2)

·国设
·史向


话虽这么说去了,但是世界的压迫,让王耀的身子缓不过气。外界越来越强的压迫,也同样使这个腐朽的帝国走向了灭亡。
革/命爆发了,从海外回来的子民们接受了新奇的思想,与他们的同伴一起推翻了最后的王朝。
但是人们永远也不会满足,当/权/者窃取了果实,一步一步走向皇位。不满于他的人,有之;顺从于他的人,有之;安居一方的人,有之;一心为国的人,还在烦恼着。
不管如何,战争又一次在这个饱经摧残的土地上爆发了,军/阀割据着这个国家。
王耀在这样的情况下,无法再去管嘉龙,而同样的在世界上,路德维西与基尔伯特正在准备一场战争,一场为了分配利益的战争。
亚瑟为了维护自己日不落帝国的地位,与宿敌弗朗西斯,斯捷潘达成协约,组建同盟。
基尔伯特则与罗德里赫,伊丽莎白等国组建同盟,形成对立趋势。只需要一点火花,就会演变成全面战争。

事实也正是如此,萨/拉/热/窝事件,成为了一切的导火索。

亚瑟几乎是住在参谋部里的,一条条指令有条不紊的发出去。而在他的身侧有一个黑发的东方人。
他的眼神直盯着亚瑟正在处理的文件。
“即使你就这样看着也不会有用的,贺瑞斯。”亚瑟低着头说道。见嘉龙没有反应,他便抬起头看着那位在这里待了近八十年的少年。原本乌黑的头发慢慢转为了棕色,琥珀色的眼眸比起刚来这里时更加平淡。
无声地叹了口气,即便住了近八十年,他还是想回到那个人的身边。亚瑟甚至不敢让他踏上香/港,怕他进了香/港,再也不想出来。他的眉毛比起来时更浓了,也算是自己在他身上的印记吧。
“贺瑞斯,你去法/国吧。配合一下弗朗西斯。”
亚瑟尽量平静的说出这些话。
再次转头时,身侧已无人。


1915年,由于路德维西施/里/芬计划的失败,西/线瞬间僵持下来。东线由于天气等原因,基尔伯特也没有和斯捷潘死磕的打算,而没有太大的进展。
王嘉龙和弗朗西斯碰上了面。和亚瑟一样的神情,只不过他的脸上比亚瑟多出了复仇的神情。
“弗朗西斯先生,我是......”
“眉毛让你过来的吧,正好我现在人手不够,虽然真不想接受那家伙的援助......你就和事务官一起吧!”急匆匆地离去,给了嘉龙一个蓝色的背影。
“喂,小家伙,你就跟着我吧。”弗朗西斯的声音再次传来。“让我看看你的本事,一个东方人的本事。”
王嘉龙抬起头看到了他紫色的眼睛,淡漠之中有了一丝兴趣。“王耀的弟弟吗?有点意思。”

一年的时间,双方在拼命向前线运送物资。后续的士兵也整装来到前线驻防。路德维西看着沙盘,自己的将军在激烈的讨论着。
看了一眼时钟,觉得差不多了,便悄悄走出房间,走到了书房。只有这里的安静才能让自己的心稍稍远离浮躁。
推开门,一位穿着军服的人拿着书站在书架旁。
“《战争原理》?”路德维西笑着问道。
“不论看几遍,亲父所说的,都看不腻啊。”银发的军人放下书,感慨道。“所以,陛下决定了什么方案了?”
“凡尔登。” “哦?死磕到底啊。”
“说不准。” “哼,我管不了,斯捷潘最近动作有点大。搞不好也是一次大规模战役。”
“兄长,这一次......”
“好了阿西,我们是有『本分』的。”
“嗯......”
“做好就行了。我们终究只是国家意识体。”





【裘杰】 笑

【裘杰】【第五人格同人】
各位七夕快乐呀~
·ooc警告
·cp裘杰
·ok?
那开始咯~


“呐,笑一笑嘛,joker。”

突然被惊醒,深深喘了一口气后,才慢慢回过神来,最近不知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。这个声音像梦魇一样伴随他的左右。
看了眼天色,便起身换了衣服。戴上小丑的微笑面具,抓起手边的火箭筒,走出房门。
出门拐了个弯,遇见同样出门的美智子。“早上好,美智子小姐。”裘克说道,他的嗓子微微有点沙哑,只希望美智子不要问,他心里这么想。
“早上好,裘克先生。”美智子看了一眼裘克,问候一句便走开了。
裘克走到楼房外,呼出一口气。清晨的空气总是令人愉悦。如果那人没有出现的话会再好不过。
“早安,裘克先生~”令人反感的语气,虚伪的绅士,他如此想到。他慢慢转身,视线定在戴着面具的人身上,一缕缕的雾气让他的身影不明。
“哟,杰克,你不应该给你自己泡上一杯茶吗?尊敬的绅~士~。”裘克嘲讽地说道。
“呵,一个小丑也会理解绅士的行为嘛?你现在不应该准备和那些求生者玩过家家吗?听说你被哪个前锋。。。”
“你闭嘴吧!虚伪的家伙。”裘克转身离去,留下了藏匿在雾中的杰克。
“小丑的表演,虽不愿承认,但总是精彩。”绅士自言自语。


“游戏开始了。”
短暂的一阵黑暗后,裘克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过来。握紧手中的火箭筒,脑海中闪过这一局的对手。
“盲女,慈善家,医生,前锋。。。啧”裘克自言自语道。
“有点意思。”
面具下的脸展露出了一丝微笑。不过当他转身的时候,他就笑不出来了。
“我记得这是我的场,伪绅士。”
“这句话我送给你,小丑先生。”

“所以说你原定的场是红教堂,我是军工厂,而现在我们都到了湖景村?”
“应该是这样的。”杰克右手敲了敲面具,“这应该是庄园主的新想法。”
“那么,对面的人呢。不会是八个人吧?”
“恐怕,是的。”
没等他们说完,一台电机被修好的提示传到了他们耳中。他们对视一眼,一同走过去。
他们撞上了小丑一组的慈善家,一人一刀之后,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倒地,再接上一刀之后,慈善家才倒。
“你们这组有谁?”杰克问道。
“盲女,医生,慈善家和前锋。”
“我这里是魔术师,园丁,空军和佣兵。”
“管那么多,全部打掉。”
“呵,粗鲁。”“呵,虚伪。”

把慈善家放上椅子后,杰克往起雾的地方走过去,裘克负责守尸。一会儿,就传来了园丁的惨叫。杰克雾刀打中第二下,杰克继续追击。
裘克这里也迎来了新的客人,佣兵和空军一起来救人,佣兵强行救人,硬扛裘克一刀。空军带着慈善家跑路。
裘克装上零件,冲刺撞上佣兵。佣兵翻窗加速,刚停下来休息片刻,又被一记指刀打倒。
把佣兵放椅子,小丑和杰克一起去狩猎。不得不承认,雾隐状态下的杰克跑得快,很快。
再遇上慈善家,一套素质三连让慈善家直接跪地。放椅子上直接上天。

佣兵被赶来的空军救了下来。电机也修了四台。形势对他们来说很不利。
“呐,笑一笑嘛,joker。”
裘克又听到这一句如同梦魇般的话。
在裘克被前锋撞晕,再加一板子之后,杰克意识到裘克的情况不太对。但绅士的矜持不让他去问,再加上佣兵和魔术师的嘲讽。让他恨不得像厂长一样弄儿子出来。
裘克一直在坚持着,尽管那句话越来越响,他也一直在坚持着。梦中的那张脸渐渐清晰,像自己的脸,又不像自己的脸。慢慢的那张脸又被伪绅士的面具代替。
意识逐渐模糊,好像伪绅士还在叫自己。


“呐,笑一笑嘛,joker。”
“裘克。”
裘克猛的睁开双眼,看到了趴在自己床边的人。这才发现是杰克,脱去了面具的他,就只是个帅气的男人。他也才发现自己的戏服被脱了下来,面具安稳地呆在旁边。
裘克再仔细看杰克的脸庞,不由自主地摸了摸他的头发。
“哟,裘克,你醒啦。”冷不丁的一句话让裘克瞬间收回了手。
“是我扛你回来的哦,你好轻哦。”
哇,好可爱,裘克的第一反应,再闻到空气中淡淡的酒味,就知道杰克喝酒了。而且还喝了假酒。
哎,这人的酒量啊。裘克内心吐槽。
“谁给这家伙灌的酒。”裘克嘀咕道,扛着他走进大客厅。
出乎他意料的是,客厅内求生者和监管者同聚,他们似乎都在等着裘克他们。
“欢迎,裘克先生!”

杰克挣脱裘克的手臂,手划过小丑的脸庞,微红的脸在灯光的作用下更显不一样的风情。
“裘克先生,我喜欢你。”裘克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一吓,还以为是伪绅士的恶作剧。还没说什么,杰克仗着身高拖着裘克的下巴,“您的回答呢,小疯子。”
裘克突然手摁住杰克的后脑勺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,只不过下意识的行为。

裘克主动亲吻了杰克。

“我也喜欢你,伪绅士。”
“呐,裘克,笑给我看。”





【aph/极东】极东的同居生活(一)

·极东同居设定
·常异色同上线
·普通人设定
·ooc有
·傻白甜系列
@一只鲤鱼羊 的生贺,收好哟。祝生日快乐!

——let’s go~~


“耀君,起来啦。我们今天还要出去呢。”本田菊轻轻地叫王耀,虽然并没有什么用。
本田菊无奈的摇摇头,看来又要叫人帮忙了。起身走出房间,拨通了电话。
“喂,是黯君吗?”“不是哦,是你亲爱的弟弟,本田葵哦。”
“emmmmm,葵,叫一下黯君。”
“蛤,哦,王耀又起不来啦。”“是的。。。”本田菊的语气略显无奈。“那等会,我去叫黯起来。”
“啊,他也。。。”“对,都一个样。真是的。”
本田葵放下听筒,拿起摆在架子上的日本刀,嘴角上扬,走进房间。
不一会儿,本田菊就被一声惨叫吓到,听到电话那一边的模糊声音,小菊泛起一丝凉意。“喂,啊,菊啊。耀又起不来啦。。。”“你不也一样!”小菊内心叫道。“那,你把手机拿到耀那边,然后捂住耳朵哦。”
小菊轻轻走进房间,把手机放在耳朵边,捂住耳朵。
“王耀,你黯爷叫你起来!”

【真·震耳欲聋】

王耀一翻身就坐了起来,对着手机就骂,“王黯,你 大 爷 的,我耳朵快聋了!”
“切,叫你不起来,你看让你们家小菊多担心啊。。。啊。。。”王黯突然一声惨叫。“行了,快去洗漱。”本田葵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,电话就挂掉了。
王耀看着手机,陷入沉默,然后,倒头就睡。
“哎哎哎,耀君,起来起来,今天还要出去呢。”然后,王耀再次坐起来。
“对哦,那我起来呢。”王耀起身,穿上外套。小菊看着他穿好衣服,生怕他再睡下去。王耀将这收在眼底,一把抱住小菊。“我不睡啦,安心啦。”在菊耳畔轻声说道。
像小孩子一样的言语,暧昧的动作,如此的不搭,却又如此的令人舒心。


一切都准备就绪的极东常色夫夫,与同样准备好的极东异色夫夫,几乎同一时间跨出家门。
然后嘞,就碰头了啦。或者说,他们出去就是为了碰头啦。
“哟,耀。”不嫌事大的王黯率先打了个招呼,搂着王耀的肩。
“啊,很好,见到你真的让我很高兴啊,黯哥。”
刚刚察觉到有点不对劲的王黯,突然想起早上的事,慢慢收回手,被王耀一个过肩摔摔到地上。“我现在,很好。”
“你小子下手真重啊。来来来。”
两个大男人纠♂缠在了一起,再看菊与葵,真是和谐。
小菊不知什么时候戴上了墨镜,还给了葵一个,手里抱着奶茶。
【真·喝茶看戏】
最后呢,火气更大的王耀把自己的哥哥按在地上。本田兄弟终于看不下去,葵一脚把耀踢到菊旁边,扶起王黯。“行了伐?啊?”
小菊小心地把王耀扶起来,再帮他拍拍身上的尘土。
“行了行了,到时间了,进剧院吧。”
“你先给我把衣服弄干净!”来自勤俭持家的本田葵的呐喊。



第一部分就先到这吧,本来只想写一章的,这坑还是先埋着吧。最近也有点忙,备考啊什么的。嘛,就这样吧。会写下去的,毕竟是比较容易填的坑嘛。

ps:Happy birthday!@一只鲤鱼羊 

【aph】好茶 鸦/片、香/港、茶叶(1)

•耀中心
•好茶组专场

“没有想到啊,东方的大陆如此的富饶。东方,真是个美好的词汇。”一位身穿英国海军军服的贵族绅士,拥有着一双如同宝石一般祖母绿的双眼。
“先生,马上就要到了。”一名海军将领恭敬地对着这一位贵族说道。他知道这人的身份。士兵们只是把他当成一位地位显赫的贵族。但是将军知道,这一位如果只是贵族也就罢了,但他不是。他的名字是亚瑟·柯克兰,大/英/帝/国的国家意识体。
将军一想到亚瑟的身份便头疼不已,这一次的航行的终点就是遥远的东方,他们要去拜访的是一个古老的帝国-----大/清。
“大人,这次的拜访难以预测。大/清是一个古老的帝国,它与我们在欧洲的这些国家完全不同啊。这一次十分。。。”
“好了,马噶尔尼。这句话你已经在路上说了好几遍了。你觉得在海上,我大/英/帝/国会有危险吗?”
“大人。。。实话实说。。。请恕我无礼。在我看来,大/清是一个无比腐朽的国度,他们的人民愚昧,土地出人意料的贫穷。。。”
亚瑟听罢皱了皱眉,脸上瞬间出现黑影,摆了摆手,“眼见为实。”便走入船舱。
马嘎尔尼知道无法说服这位大人,摇了摇头。


与此同时,大/清
一位留着长发的男子,与一位短发少年喝着酒。那少年脸上没什么表情,虽眉清目秀,但似乎拒人千里。
“哈哈,嘉龙啊,这次怎么突然请我喝酒了呢?”长发男子半眯着眼,盯着嘉龙。
“好久没有请大哥喝酒了,这一次便喝个痛快。”王嘉龙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。“倒是大哥,还有着闲情雅致与我对酌。”
“呵。”王耀冷笑一声,“如今何人当政,与我何干。他们一个个把我往外面挤。朝堂之上除了附和便是赞叹。看是热闹,哪来魏徵在朝堂之上怼皇帝的热闹?”
王嘉龙看着大哥心里暗叹一声,外族统治,终究还是把大哥排除在外,虽说盛世,但还是腐朽,可能只有一次巨变才能让那些在上的人醒了吧。
王耀知道嘉龙在想什么,他自己也有这个想法。但是它不仅是一个忧国的人,他还有着自己的家人。下到平民百姓,上到皇帝,都算是他的家人,自从五胡乱华以来,家人的性命,比什么都重要。他王耀,是人也是国家意识体。
“罢了罢了,嘉龙难得出来,便好好喝一场。”王嘉龙笑了,不过这笑,似乎含着痛。


亚瑟到了大/清,他们终于知道了马嘎尔尼所指的是什么。他们希望皇帝是一个明事理的人,但是他们错了。
外交方面没有太大的建树,但是亚瑟却碰到了两个人。王耀和王嘉龙,他们互相对视着,亚瑟出于贵族的礼貌,先点头示意。王嘉龙显得怕生,王耀微微点头示意。
他们有着自己的傲气。亚瑟如此想到,茶叶,是这个国度的特色之一,而那个人身上似乎有着更加能够代表这个国家,不,或是民族的气概。
亚瑟与王耀的第一次见面便是这样,在王耀身后的王嘉龙看着大哥与亚瑟,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,预料到未来,他的脑中突然出现这几个字。
亚瑟微笑着看向王嘉龙,后者微微向后一步,躲在了王耀的身后。不知为何,亚瑟的内心感到嫉妒,为什么这孩子那么粘着他呢?为什么自己家里的那个,或是说曾经家里的那个,不像这样呢?
突如其来的异样让王耀对这位异乡人的表现感到不满,带着王嘉龙径直离去。
亚瑟看着两人的背影,心中有了计划。


19世纪初,东/印/度公司向大/清出售鸦/片,大/清步向了衰弱,虎/门/销/烟以后,英/国以此为借口,发动鸦/片/战/争。
1842年,英/国强迫大/清签订《南/京/条/约》,将香/港/岛割让给英/国。
亚瑟在一处宅邸之中见到王耀的。曾经充满傲气的人,此时虚弱的坐在床上。不变的是那琥珀色的眼眸中,充满了蔑视。
亚瑟看到这样的他,恼怒不已,提起王耀的衬领,冷声道,“我想看看这样的你能坚持多久。”
“哼,一次的败,我必当回敬。”王耀仰视着亚瑟,琥珀色与祖母绿的眼睛凝视在了一起。不过双方似乎包含着杀意。
亚瑟讨厌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,“那么我告诉你,香/港,归我了。”
王耀睁大了双眼。“你竟然不知道?”亚瑟稍稍惊讶地问道,随即变得轻蔑,“凭你能夺回来吗?”
亚瑟转身离去。


朝廷之上已吵得不可开交,主战主和在这朝堂之上互相伤害,皇上看着这些大臣,阴沉着脸。
突然,一人闯了进来,平静的声音透露着寒气与威严,“皇上,请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所有人都愣住了,似乎没有想到谁会对皇上大不敬。“大胆!”反应快的大臣怒吼出口。但是几位位高权重的大臣皱着眉,暗叹不好。
皇上似乎也没有想到,说了句散朝,便将王耀领进书房。
“先生请说清楚了,朕为何要给个交代。”
“哼,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心里没有个数吗?割让香/港?你们倒是想的出来!”
皇上皱眉,“先生,此事。。。” “我话就放这了,割香/港,不可能。”


不过王耀的话没有起什么作用,条约还是照样签,嘉龙也离他而去。
离开的那夜,王耀抱着嘉龙,王嘉龙没有看到过自家大哥这样过。不过他有着信心,
“大哥,我等你。”王耀抬起了头,看着嘉龙的眼睛,道,“好。我定当接你回来。”


本来只想写一章的,看来好茶的事挺多,第二章应该是前面刀后糖,好茶这个短篇写好会写历史向的常异色。

【aph】短文/耀中心【露中/红色】历史向/国设

【呐呐,伊利亚,这样子就可以了对吧!】
那个时候的我还一直以为你会指引我前进下去。
1941.6.22 你和德/国开战了。起初的我很担心你,虽然我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,因为日/本那边......
但是,你最后让我放下了心,在我眼中你除了是一位导师,却也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

伊利亚,二战结束后你变得从未有过的强大,与此同时你的野心也膨胀了起来。
【耀,这是伊利亚自己的事。】
我无能为力,国内的事已经让我自己焦头烂额。


这样子的时间真的很快呢。转眼就到了1989年,我看着你的身体越来越虚弱。
但是,我相信着你,你经过了那么多,在这时代中,你肯定能在洪流中坚持不倒。
我万万没有想到,两年以后,你便走了。


现在再回想,这便是必然吧。1991.12.25
【这在我家只是一个普通日子。】
你现在一直这么说呢,露西亚。我却一直记得呢,作为伊利亚的你慢慢走远。


【伏特加,伏特加。】
现在的你就是这样子,丝毫不显从前的悲伤。但是,你的事我一直关注着。
我们的双手以合作的关系,握在了一起。
你的纯洁无暇的笑容,让我暗自心疼。哪怕只是哭一下,像孩子一样在我面前,一下而已。


【愿我们在革命年代诞生的友谊地久天长。】
【愿我们的双手再也不分开。】


第十五章 门户中的神

长城组
兰陵王突然停住了脚步,看向了荒原的中央。“玄策.....”
“嗯,这种力量,我感受过。”
花木兰突然惊呼,“是夫子!”“稷下的那位吗?”百里兄弟也同样惊讶。
“最主要的是,还有两股和他相差不多的力量!”兰陵王面色凝重。“我们要快点了。”

荒原中央,橘右京与宫本联手进攻老夫子,意外的是,他们互相都知道各自的战斗方式。联手战斗,衔接不断,就像橘右京的居合一出,老夫子的反击将至之时,宫本的空明斩就挡在了夫子的面前。橘右京燕返闪后,宫本突进向前,老夫子一时之间被逼于下风。
老夫子皱了眉头,不想再与他们两人纠缠,拿起戒尺闪到橘右京面前,抡起戒尺就向他砸去。
橘右京一惊,燕返向后,老夫子却又二次突进,戒尺立在了橘右京面前,橘右京无奈,只得挺刀格挡。转瞬之间,橘右京飞了出去。
宫本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老夫子身后,左手拿着短剑砍伤老夫子的后背。老夫子大怒,一阵气场爆发,宫本被震退,老夫子右手持着戒尺,连续两下打在了宫本身上。

“真是丢脸啊。”一道声音从宫本身体中传出。“算了,我来吧。佐佐木,一起上!”
“好吧,跟你联手,真是没想到。”
橘右京与宫本站了起来,面对老夫子,“老头!来了啊!”
橘右京,或是说佐佐木小次郎,抬手一剑斩向老夫子,宫本跟在身后,双剑一同斩下,老夫子不敢硬拼。
“喂,里面那个,看到了吧。”佐佐木对橘右京说,“刀呢,除了剑气,实剑也是必须的。”
宫本也在教育里面那位......“刀要这$&*#......懂了吧。”

就这样两位老人在略显欢乐的气氛下一边教育小孩,一边与另一个老头子战斗,稳稳的将老夫子压制。但是双方都不能伤了对方。
“嘶,这个老头可真厉害。”外宫本叹道。“可比你这个老头厉害的多了。”【注:历史上宫本武藏与佐佐木小次郎有过决斗,即岩流岛一战,且最后死于决斗之伤。(大部分人认为佐佐木是这么死的)当时佐佐木27岁。】
“哼,你的无耻我算见识过了。”佐佐木还嘴道。老夫子看不下去两人的拌嘴,戒尺上附上一层黄色的光,土黄色的气流汇集在老夫子身上。
“宫本,二天一流。”佐佐木说道,又对着里面说,“细雪,准备。”
“里面的,一起二天一流。”

老夫子深吸一口气,结界展开。风暴在荒原形成,老夫子在风暴中隐去了身影。
片刻之后,老夫子突然在两人面前,戒尺横向一挥,橘右京燕返向后。
“细雪!” “二天一流!”两道喝声响起。两位剑客完成了跨时代的合招。
风暴过后,橘右京和宫本倒在了地上,老夫子勉强用戒尺支撑。
“现在的年轻人,都那么拼吗。打不动咯。”说完便倒了地。

两道门户打开,其中一位便是金身神明,另一位则是紫色。
紫色开口:“哥哥,你看他们两个。”
“这两个......”金色似乎有点无可奈何,“都带回去吧。”
“放我家吗?”“你以为?”“好吧......”

两道门户打开,紫色提着两人走进了地狱。


“夫子夫子!!”长城组救回了夫子,却被一狼一人拦下。
“把他放下吧。”成吉思汗说道。
“大汗,这......” “如果不放心的话,你们跟来吧。”
“木兰姐,你要回去了。”玄策说道。“嗯,那么你们跟着。务必确保他的安全。”
“兰陵,走吧。” “玄策,小心点。” “......是......师傅。”

第十四章 地狱的门引来了地狱的人

“所以,你们都来了吗?”兰陵王无奈的说道。“其实人少一点.....”他的话被花木兰打断,“来则即安,来则即安。”
兰陵王就带着一群人走进了大荒。

“你现在就要去了吗?大荒可不像中原。”神殿内,娜可露露担忧的看着橘右京。
“狂人要从那里出来,我必须去把他解决掉。”橘右京冷漠的说道,“而且,我肯定能打败他。”
娜可露露整理着橘右京的行囊,向他不停的叮嘱。
橘右京带着行囊,在走出神殿之时,听到了娜可露露的呼唤:“橘桑,早点回来。”
橘右京的身体为之一震,像想起了什么,却还是走了出去。

风在不断的呼啸着,冰雪像白色的帘幕落下人间。
北域中心,一座古老的城市在暴风雪中屹立不倒。在这座城市中的人,如同往常一样生活,他们甚至穿着兽皮所做的衣物在这城市中走动。
“北域之人,果然彪悍。”老夫子在城市中一座雄伟的城堡中感叹道。
“北域之人,人皆为兵。”
从门口传来的声音,老夫子早已习惯。“大汗,如何?”
“北域的南边,是荒原。”成吉思汗冒出了这句话。
老夫子眯起眼睛,手中似灯,又如棍一般的东西,在他手中绽放光芒。
“几个小孩子,要老夫去管管。”


大荒,橘右京终于来到了大荒。他提着一把刀,身上的衣服没有丝毫灰尘,不像是一个经过长途跋涉的人。
“大荒,狂人。”橘右京抬起头看向了荒原的中心,他能感觉到,一种异常恐怖的气息在那里出现。橘右京的手握紧了刀。眼中出现了与往常不同的战意。
“前世因果,在此刻了解吧。”
刀身凝聚出蓝光,同时,一股紫黑色的光芒贯穿了荒原。
北边,老夫子的戒尺同样发出了黄色的光。老夫子拿起戒尺,往地上狠狠的一砸。
一道黄白色的结界覆盖了整个荒原。
“孩子们,让老夫来管管。”

橘右京的面前出现了一位二刀流的剑客。他的身体覆盖着黑色的盔甲,与紫色一样的皮肤,显示着这是一位恶魔。
“你终于来了,我等了好久。”恶魔开口。
一道蓝光闪过,恶魔的眼中显出惊怒。橘右京冷漠无情的刀闪到了他的面前。恶魔,或者说宫本武藏拔出了一把蓝紫色的长刀,双手握刀重斩而下。
橘右京急退,又燕返向前,配合着居合斩下。宫本持刀硬撼。蓝色与紫黑色激烈交锋。
老夫子在此时到了,他在结界中瞬移,以最快的速度,到达此地。
他的出现让两位剑客感受到了威胁,蓝紫相通,剑气指向老夫子。

老夫子拿起戒尺不慌不忙的向前一挥,一道屏障在他面前出现,挡住了剑气。
“速战速决吧。”橘右京说道。“宫本点了点头,他的全身被紫色覆盖,一道门户从他的身后隐现。宫本拔出了另一把刀。
橘右京将刀插回了刀鞘,深吸一口气,蓝金色的光同样覆盖全身。
二人全力斩向老夫子。


长城组,还在赶来的路上。。。。。。

第十三章 宁静

“哎!还有这种事啊!”安琪拉对着孙膑惊讶的说道。
“嗯,我不经意间看到的过去。”孙膑腼腆的说。
似乎没有意识到孙膑奇怪的措辞,安琪拉继续向他问东问西。
原本应该很活跃的蔡文姬莫名的打不起精神,她看着正在聊天的两人,又看看楼台上。
她看着楼台之上的一男一女。蓝色与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,却又没有纠缠在一起,黑色只是微微地依靠在蓝色之旁。

蔡文姬的眼神似乎太过强烈,以至于楼台上的二人都察觉到了。橘右京低下头,看着这位小女孩,蓝色的眼眸中没有任何情绪。娜可露露看着她,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橘右京又察觉到典韦的气息,蓝色的眼眸中,杀气不知不觉间溢出,连本人似乎也未所察觉。
娜可露露担忧的看着橘右京,手拽了拽橘右京的衣袖,他似乎才意识到什么,收回了气息。
蔡文姬还是看着楼台上的二人,却不知自己的护卫已与其中一人较量。
直到橘右京离去,蔡文姬的眼神才回到她的朋友们的身上。
“此人,好强。”典韦在心中说道。

“真是曹家的忠犬。”橘右京对着娜可露露说道。“正是因为有着忠心的将士,他们家族才可以到这般地位。”娜可露露答道。
“不过,和我们没关系了。北域的消息属实吗?”橘右京再次问向娜可露露。
“是的,地狱的气息,我的手下确实感受到了。”
“准备一下吧,给狂人的厚礼。”


长城
“那些蛮族好久没有进攻了。有点反常啊。”长城守卫将领,花木兰与长城守卫队的老兵苏烈说道。
“是啊,百里兄弟现在已经手痒了。”苏烈低沉的声音答道
“高长恭......”
苏烈的眼睛看向长城之外,一名黑衣男子缓缓走向城门。虽一人,但无人小觑。
“高长恭!你何故来此?”花木兰大声问道。
“本王欲与汝议事。”兰陵王中气十足。
“何事?”“可否坐谈?”
“......进来吧!开城门。”

“你倒不问我为何不怕你带兵埋伏,趁我开城门之际冲出。”
“你的准备可是充足,百里守约的杀气我已经感觉到了。”
兰陵王说道,这时的两人不像刀兵相向的敌人,而是故友,甚至更近。
“说吧,什么事。”花木兰霸气的挥手,示意他说。
“你先把百里兄弟叫过来。” “好吧。”
一会儿,百里守约与百里玄策一起步入营帐。
“玄策。”兰陵王叫了一声。“你们最近有没有感觉到什么气息。”
“我的感觉不是特别清楚,玄策的话,更加清楚。”百里守约疑惑的说道。
“呃......感觉是一种特别黑暗的但十分纯净的气息。”
“嗯。”兰陵王点了点头,“我准备去调查一番。你们一起来吧。”
“这个......”花木兰有点犹豫,“有点难办。不过,我会处理的。”


第十二章 神殿布局

“那么,现在我们要进行布局。”橘右京说道,回首一刀斩落,在座位之后的卷轴敞开。
“血色主使,汝以魏一国之力,抗蜀吴二国。”橘右京指向曹家的位置,对曹操说道。
“大唐如何处理?”曹操问道,“若只有蜀吴二国,我尚可抗衡。大唐于我腹背,此处受敌,难以抵挡。”
“裁决主使,你率勇者之地的军队通过王者峡谷,拖住大唐。”
“遵命。”亚瑟与曹操同时领命。
“秩序,梦蝶主使。”橘右京看向庄周与墨子。“稷下原本的地位是天下学堂。如今,神殿成立。我希望稷下成为神殿的第二基地。”
“为了让神明大人拥有更多的信徒吗?那么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,只是多了一项新的课罢了。”墨子自信的说道。
“好,那么梦蝶主使,你与神医扁鹊是否为熟识?”橘右京突然问道。
“是。”庄周虽然疑惑,但还是回答道。“那么请让扁鹊加入神殿。” “这......他为独来独往之人,难以......” “所以我想让你去劝一下呢。”橘右京的手缓缓移上了刀鞘。 “不必请。我愿意加入神殿。”扁鹊的声音从神殿外传来。
“越人!”庄周似乎很惊讶,他没有料到扁鹊的到来。然而,他已无计可施。
“扁神医,欢迎来到神殿。”橘右京抢先一步说道。
扁鹊点了点头,来到了庄周身边。“你怎么......”庄周急的都想骂他了。“子休,我说过会一直在你身边的。”“所以不要来......你也出不去了呢......”
扁鹊只是静静地看着庄周而已。

神殿的会议进行了半天,最后有了大体的方针。大唐与蜀吴二国,是神殿的目标,在此之前,占领域外之地从外部逼迫大唐,再由曹家对抗蜀吴,最终决战。
参与会议的众人都准备回程,处理之后的事物。
“义父大人,”蔡文姬伸出头来,“义父大人,我想留一会儿。”
“文姬,你怎么突然想留下了呢?”曹操的话语中满是宠溺。
“我认识了几个人呢。”蔡文姬天真的答道。
“哎,好吧好吧,典韦,文姬拜托给你了。”
“是。”一声沉闷的声音从中传出。


夜,蔡文姬与她的朋友们正在聊着天。“孙膑对吧。”蔡文姬问道。“是的。”孙膑笑着说。“我是安琪拉。”另一个小女孩说。
“我来自曹家。你们呢?” “稷下学子。” “勇者之地,法师。”
“勇者之地......” 安琪拉打开魔法书,道:“勇者之地曾经有一个家族突然灭亡。只有一名女子,露娜。”
“怎么感觉......很熟悉?!”孙膑说道。
“据说,她在寻找她的哥哥,似乎来到了大唐。”
“还有还有,”蔡文姬突然说道,“义父大人说,曾经有一个和尚和两个魔种,也同样来到了大唐。”

橘右京与娜可露露站在楼台上,看着正在欢乐的聊天的几个孩子。“勇者之地,北域。似乎狂人要回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