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尾酒君

主aph、d5
可以叫酒君或者酒鬼啊什么的
嘛,叫我先生或者教书也可以哦。

【aph】好茶组 鸦/片 、香/港、茶叶、战/争(3)

·国设
·史向
·私设众多
·ooc预警


1916.2.21 凡尔登战役爆发,后世称“凡尔登绞肉机”。

弗朗西斯的蓝色军服已经破烂不堪,身体上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。他端着勒贝尔步枪,隐藏在战壕里。这场战争已经打了两个月了,他们的援军马上就要到默兹河,马上就能投入战场了。
“贺瑞斯呢?”他对身旁的人大声叫道。
“他在东边!” “让他到我这里来!”
炮火的轰鸣声淹没了回复声,机枪继续着他们的咆哮,没有人能够冲过这道防线。

王嘉龙不知道是怎么度过这样的日子的,但他的李·恩菲尔德已经换成了勒贝尔。他们这两个月里都龟缩在战壕里,只要他们抬起头,就会被德/国人的毛瑟给解决。
王嘉龙中了好几枪,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伤疤,他终究只是一个地区,没有国/家的变态恢复力。
对于国/家来说,即便被炸的粉碎,也会重新生长,对于他们这些从火与剑中走过来的“人”来说,不过是家常便饭。
己方的火炮也在拼命向对方倾泻火力,仿佛之后就没有机会了。而事实的确如此。
接到弗朗西斯的命令之后,他立刻往那边赶去。而他来的正是时候,德/国人又组织起了一次进攻,他们的炮火炸烂了一部分的防线,而他们像虫群一般,端着步枪冲进了战壕。
法/国人被迫与他们拼刺刀,弗朗西斯抄起身旁的一把军官刀,砍向敌人的喉咙,迅速收刀,挡住另一人的刺刀,一步向前跨,刀柄打在那人脸上刀锋随势,收命。
“规则还是要遵守的,弗朗西斯。”低沉的嗓音在这一瞬间无比清晰。
“你来得太早了,路德维西。”弗朗西斯轻蔑地看着他,拿起刀指着他。
战场上的炽烈气氛随着一阵阵热风而逐渐飘扬,但是两人之间,却弥漫着死寂和沉默。
弗朗西斯没有时间去拿别在腰间的手枪,而路德维西正拿着枪指着他的头。当弗朗西斯在思考怎么破局的时候,一声枪响。
路德维西的腹部中枪,诧异的看了一眼开枪的王嘉龙,不多纠缠,转身离开。
“无意义的决斗。”留下了这一句话的路德维西,向后开了一枪。

一支整齐的军队出现在弗朗西斯和贺瑞斯眼前,有他的军队,有亚瑟的士兵。士兵们冲入战壕,重新夺回阵地。
亚瑟把右手伸给弗朗,弗朗一把拉住站起身子。弗朗看了王嘉龙一眼,又转头对亚瑟说:“他强行停止了意识体的决斗。”
亚瑟睁大眼睛,震惊的看这王嘉龙,“这怎么可能,能做到的只能是我们的子民而不是意识体。在你这里只有......”亚瑟意识到什么,停了下来。
弗朗接过亚瑟的话头,“嗯,贞德,而已。”
亚瑟瞥了弗朗一眼,只听他说,“现在不是谈她的时候。准确的说,不是停止,而是暂停。”
亚瑟明白他的意思,“也就是说决斗推迟了吗?那也真是......”
王嘉龙看着这两个世界强国,不知他们在讲什么。亚瑟适时地为他解释:“你以前跟着王耀,应该看到过他战斗的时候吧,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要意识体之间决斗,因为意识体决斗的输赢,能够影响这一场战役,甚至战争的输赢。”
王嘉龙这才想起,大哥似乎一直在与一个和大哥本身很像的人战斗,每逢改朝换代,且是最后两个势力的决战之时,那个人就会出现。
而大哥一直在对他说一句话。

“你赢了,就是我赢了。我赢了,也还是我赢。”


评论(2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