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尾酒君

主aph、d5
可以叫酒君或者酒鬼啊什么的
嘛,叫我先生或者教书也可以哦。

【aph】好茶组 鸦/片 、香/港、茶叶( 2)

·国设
·史向


话虽这么说去了,但是世界的压迫,让王耀的身子缓不过气。外界越来越强的压迫,也同样使这个腐朽的帝国走向了灭亡。
革/命爆发了,从海外回来的子民们接受了新奇的思想,与他们的同伴一起推翻了最后的王朝。
但是人们永远也不会满足,当/权/者窃取了果实,一步一步走向皇位。不满于他的人,有之;顺从于他的人,有之;安居一方的人,有之;一心为国的人,还在烦恼着。
不管如何,战争又一次在这个饱经摧残的土地上爆发了,军/阀割据着这个国家。
王耀在这样的情况下,无法再去管嘉龙,而同样的在世界上,路德维西与基尔伯特正在准备一场战争,一场为了分配利益的战争。
亚瑟为了维护自己日不落帝国的地位,与宿敌弗朗西斯,斯捷潘达成协约,组建同盟。
基尔伯特则与罗德里赫,伊丽莎白等国组建同盟,形成对立趋势。只需要一点火花,就会演变成全面战争。

事实也正是如此,萨/拉/热/窝事件,成为了一切的导火索。

亚瑟几乎是住在参谋部里的,一条条指令有条不紊的发出去。而在他的身侧有一个黑发的东方人。
他的眼神直盯着亚瑟正在处理的文件。
“即使你就这样看着也不会有用的,贺瑞斯。”亚瑟低着头说道。见嘉龙没有反应,他便抬起头看着那位在这里待了近八十年的少年。原本乌黑的头发慢慢转为了棕色,琥珀色的眼眸比起刚来这里时更加平淡。
无声地叹了口气,即便住了近八十年,他还是想回到那个人的身边。亚瑟甚至不敢让他踏上香/港,怕他进了香/港,再也不想出来。他的眉毛比起来时更浓了,也算是自己在他身上的印记吧。
“贺瑞斯,你去法/国吧。配合一下弗朗西斯。”
亚瑟尽量平静的说出这些话。
再次转头时,身侧已无人。


1915年,由于路德维西施/里/芬计划的失败,西/线瞬间僵持下来。东线由于天气等原因,基尔伯特也没有和斯捷潘死磕的打算,而没有太大的进展。
王嘉龙和弗朗西斯碰上了面。和亚瑟一样的神情,只不过他的脸上比亚瑟多出了复仇的神情。
“弗朗西斯先生,我是......”
“眉毛让你过来的吧,正好我现在人手不够,虽然真不想接受那家伙的援助......你就和事务官一起吧!”急匆匆地离去,给了嘉龙一个蓝色的背影。
“喂,小家伙,你就跟着我吧。”弗朗西斯的声音再次传来。“让我看看你的本事,一个东方人的本事。”
王嘉龙抬起头看到了他紫色的眼睛,淡漠之中有了一丝兴趣。“王耀的弟弟吗?有点意思。”

一年的时间,双方在拼命向前线运送物资。后续的士兵也整装来到前线驻防。路德维西看着沙盘,自己的将军在激烈的讨论着。
看了一眼时钟,觉得差不多了,便悄悄走出房间,走到了书房。只有这里的安静才能让自己的心稍稍远离浮躁。
推开门,一位穿着军服的人拿着书站在书架旁。
“《战争原理》?”路德维西笑着问道。
“不论看几遍,亲父所说的,都看不腻啊。”银发的军人放下书,感慨道。“所以,陛下决定了什么方案了?”
“凡尔登。” “哦?死磕到底啊。”
“说不准。” “哼,我管不了,斯捷潘最近动作有点大。搞不好也是一次大规模战役。”
“兄长,这一次......”
“好了阿西,我们是有『本分』的。”
“嗯......”
“做好就行了。我们终究只是国家意识体。”





评论(2)

热度(12)